天津快乐10分开奖查询

(终章)丨惊心动魄42小时:衢州军警民围歼持枪暴徒纪实

2016-01-21 14:58:46 稿源: 作者:
字号:TT
欢迎你访问常山信息网,常山信息网努力做好小城市大网站!
[报料热线] 662686 [广告热线] 662686

前情提要:1983年12月31日晚7时许,南昌市委大院发生?#40644;?#30423;枪杀人事件,四名暴徒从南昌郊县?#21335;?#22616;火车站,搭乘长?#25345;?#19978;海的108次直快潜入衢州…
“惊心动魄42小时:衢州军警民围歼持枪暴徒纪实(上)”
“惊心动魄42小时:衢州军警民围歼持枪暴徒纪实(中)”


 

渡口惊魂
1984年元旦,凌晨3时30分  航?#21495;?#26449;渡口

车站偷袭不成,暴徒们慌不择路的逃到了常山港边。大雾笼罩下的江面,白茫茫?#40644;?#23736;边不见片只船影。“往下游走,看看能不能?#19994;?#33337;。”暴徒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沿江下?#23567;?section class="Powered-by-XIUMI V5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padding-bottom: 0px; widows: 1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margin: 0px; padding-left: 0px; padding-right: 0px; font: 16px/25px 'Helvetica Neue', Helvetica, 'Hiragino Sans GB', 'Microsoft YaHei', Arial, sans-serif; max-width: 100%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white-space: normal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color: rgb(62,62,62); word-spacing: 0px; 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
凌晨三点半,彭村渡口。
正在小船内?#20102;?#30340;航埠村二十六岁的船工陈发元,突然被“嘭嘭嘭”剧?#19994;?#38663;动声惊醒。
四个暴徒跳进小船,一把掀开陈发元被子,没等陈发元回过神来,四支黑洞洞枪口?#35759;?#22312;了他的?#28304;?#19978;。
  “你们是啥里侬?”大脑“嗡”的一下,陈发元吓出了一道冷汗。
  “公安局的。”
“公安局的?”望着眼前四个凶神恶煞般的“警察”,陈发元心里直犯嘀咕。
“渡我?#26538;?#27743;执行任务。”两名暴徒一左一?#19994;?#29992;枪顶着陈发元。
惊魂未定的陈发元,身穿单衣单裤,巍颤颤的拔出插在船头的竹篙,?#26009;?#27743;底的卵石。
小船缓缓离岸。
“下去推船。”暴徒举着枪强迫陈发元下水。
暴徒过河用的渡船未标题-2副本.jpg
冬天的江水,寒冷刺骨。踩在坚硬的乱石上,每走一步?#31361;?#26377;一股钻心的刺痛。冰冷的江水漫过膝盖,漫过大腿,陈发元轻推着渡船慢慢到了江心,身子开?#23478;?#26179;,脚?#21334;?#36228;。
“这几个肯定不是好人。”船到对岸,陈发元正想撑船回头报告情况。不料,暴徒不肯放过他,?#20013;財人?#24102;路。
“带你们去哪?”陈发元光着脚,湿漉漉的单裤滴着水珠,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。
  “带我们出衢州。”
  “我要穿双鞋。”
“不行!”暴徒用枪戳着陈发元后?#24120;?#38472;发元不禁踉跄几步。
从对话中,陈发元知道了身后这几个人?#28508;?#30528;好几条人命的凶犯。
“摊上大事了,这如?#38382;?#22909;?”陈发元一边走,一边寻思着。
“对!找瑞昌商量商量。”比陈发元大七岁的郑瑞昌,是他最“铁”的哥们。平时遇上拿?#27426;?#30340;事,他总会找郑瑞昌帮忙出个主意。

血色黎明
1984年元旦,凌晨5时 河东乡孙家桥头

陈发元被暴徒押着来到邻近的曹门村,叫开了郑瑞昌?#19994;拿擰?section class="Powered-by-XIUMI V5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padding-bottom: 0px; widows: 1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margin: 0px; padding-left: 0px; padding-right: 0px; font: 16px/25px 'Helvetica Neue', Helvetica, 'Hiragino Sans GB', 'Microsoft YaHei', Arial, sans-serif; max-width: 100%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white-space: normal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color: rgb(62,62,62); word-spacing: 0px; 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
暴徒强行进了土屋:“我们?#26538;?#23433;局来抓逃犯的,不准?#19981;啊?rdquo;暴徒用枪顶住被惊醒了的郑瑞昌的妻子和二个女儿。两个年幼的孩子,瞪着惊恐的双眼,躲在妈妈的身后,两只小手死命的拽住?#30422;?#30340;衣角。
熊南平冲进内屋,不由分说的开始翻箱倒柜,?#39029;?#34915;裤鞋子换上。
“走,给我们带路。”暴徒用冲锋枪牢牢顶着郑瑞昌的后脑?#20303;?/strong>
“我去去?#31361;兀?#20320;把两个孩子带好。”郑瑞昌出门时留给妻子一句话,?#27809;?#32473;陈发元递了一个眼色,陈发元心领神会,对!转圈子,拖牢这些家伙,只要拖到天亮就好办了。
谁料,这竟成了郑瑞昌与妻女的诀别。
走在最前头的郑瑞昌感到背后有枪口顶着,回头冷冷地说:“你们用枪逼我有啥用?抓逃犯,应该去找?#27801;?#25152;。” “别罗嗦,就是要你带路。”
“只要你们给我们带出去,每人一千块钞票。”
“我们自个做做够吃够用,不要钞票。” “别磨蹭,赶快走。”
“天黑路滑,走不快。”郑瑞昌顺着狭窄的田塍路,?#21861;?#25296;西,再由南向北,转了一圈又一圈,暴徒在茫茫雾色中毫无觉察。个把钟头过去了,才走出四华里。
到了孙家桥头的公路上。四暴徒驻步窥望四周,突然发觉“被耍了”,顿时?#25307;?#25104;怒,气急败坏的用军刺对着郑瑞昌胸口狠命的刺。
“天快亮了,你们逃不出去了。”郑瑞昌捂着胸口缓缓倒下。
暴徒把郑瑞昌的尸体推到了桥下。
“你们这些坏蛋,不得好死!”陈发元怒视着暴徒。
丧心病狂的暴徒用刺刀?#20599;?#26397;陈发元后?#28304;?#21435;,右耳倒挂了下来,陈发元猛一转头,暴徒?#25191;?#21521;他?#21335;?#33133;,刀尖捅穿左脸颊,前排的上下牙脱落了,陈发元顿时昏死倒地,暴徒仍不?#25307;藎?#32487;用枪拖?#31361;?#20182;的头部……鲜血染红了溪水。
?#32929;?#28176;渐褪去,眼看天就快亮了。郑瑞昌的妻子再也躺不住了,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。她急忙披上棉袄,奔向河东乡政府报案。

“自投罗网”
1984年元旦,凌晨5点30分 沟溪乡桥头饮?#36710;?/strong>

四暴徒犹如丧家之犬,顺着公路窜到与常山县接壤的沟溪村。敲响了桥头的一爿个体饮?#36710;?#30340;门。
沟溪饮?#36710;?#21407;址未标题-2.jpg
“咚、咚、咚”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徐洪南。
“谁呀?”21岁的看店伙计徐洪南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,睡眼朦?#23454;?#25289;开门闩。
店门刚开了一条缝,突然从外面伸进四支冷冰冰的枪口。徐洪南透过门缝朝外一看,瞳孔在瞬间放大。
“我们?#26538;?#23433;局的。”四个浑身沾满血水污泥的暴徒闯入店内,贼头贼脑的四处搜寻了一番。
“有吃的没有?”
  “?#23567;?rdquo;
“快烧来。”暴徒用枪狠狠顶了一下徐洪南脊背骨。
“哦”徐洪南点燃柴灶,拿出现成的三碗面条、九只包子烧了起来。
徐洪南性格蔫蔫的,平时不爱说话,用当地的土话说,是个“八竿子打不出屁”的主。
四暴徒紧张朝外四处张望,见外面没有动静,?#24466;?#24320;刚冒热气的蒸笼盖,抓起包子就往嘴里塞。“呼?#30149;?#21628;啦”一阵狼吞虎咽,三下两下的碗里就见了底。
“你老实点,我们可是连警察?#20960;?#26432;的哦。”
徐洪南木然的点点头。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“沟溪。”
  “有银行吗?”
“那里。”徐洪南指着桥对面。
暴徒拿出二十元钱试?#21483;?#27946;南,徐洪南面无表情的收了下来。
老实?#24466;?#30340;徐洪南,让暴徒紧绷的神经彻底的松了下来。
“把火盆生起来。”暴徒剥掉了徐洪南的棉袄,两边夹着他坐在矮凳上烤着衣服裤子,屋里弥漫着一股血?#20219;丁?/strong>
这时,已经两天三夜没有合眼的暴徒们,哈欠连连,昏昏欲睡。
“老四,你在这里盯着,我们?#28909;?#30561;一会儿。”说完三人?#24466;?#20102;里屋。不一会儿,便鼾声四起。
听着里屋“呼呼呼”的鼾声,坐在外面的马传?#28023;?#33041;子一下子“短路”了,眼皮怎么也不听?#22815;健?/strong>
“你在门外贴张停业告示,锁上门,晚上六点来钟再来开门。”马传春对着缩卷在一边的徐洪南忽悠道 “事后给你五千块。不,一万块。”
自以为得计的马传?#28023;?#21040;死也想不明白,自己会栽在这个蔫不拉几的“闷葫芦”手上。
“咔嚓”一声,徐洪南锁上了门,又在店门口转了两圈。见旁边乡卫生?#22909;?#21475;围着好多人,一看原来是受伤的船工陈发元被送到?#23435;?#29983;院。
看见有几个民警从桥的另一头?#23545;?#36208;过来,徐洪南赶紧迎了上去。
  民警拿出暴徒的照片让徐洪南辨认,“对,就是这四个人。”……
未标题-3.jpg
(徐洪南)
在后来的庆功会上,荣立一等功的徐洪南,被请上了主席台就坐。这是他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。时至今日,几近失聪的徐洪南谈起这事仍然一脸?#38498;饋?section class="Powered-by-XIUMI V5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padding-bottom: 0px; widows: 1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margin: 0px; padding-left: 0px; padding-right: 0px; font: 16px/25px 'Helvetica Neue', Helvetica, 'Hiragino Sans GB', 'Microsoft YaHei', Arial, sans-serif; max-width: 100%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white-space: normal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color: rgb(62,62,62); word-spacing: 0px; 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

插翅难逃
1984年元旦,元旦凌晨7时 沟溪乡政府

张秀夫一行离开机场后,驱车直接来到了市公安局,听取案情汇报。
时针?#37027;?#22320;指向凌晨4时。
  “请接王芳书?#21069;?#20844;?#25671;?rdquo;
事急从权。听完案情汇报,张秀夫拿起电话,拨通了省委?#34507;?#23460;总机。
一夜没有合眼的省委书记王芳,密切关注着衢州这边案情的进展。接到张秀夫案情的报告后,他立即指示工作人?#32503;底?#27993;某集团军,请部队调兵赶赴衢州。
“尽早、尽快,务必全歼。”根据省委王芳书记的指示,张秀夫决定立即前往航?#28023;?#29616;场指挥围捕战斗。他对在场的人员进行分工,衢州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朱?#24466;艿热?#22352;镇市局指挥中心,保持与省厅和部队的联络,负责参战人员的后勤保障等。
确定暴徒的藏身之处后,前线指?#30828;?#31227;至沟溪乡政府。
天亮时分,驻衢空军部队和武警二支队的官兵,从常山方向自西向东包抄;驻金华某师的300多名全副武装的官兵,分乘10余辆军车,撕开浓浓的晨雾,从石粱方向合围;驻江西的解放军某部,也由玉山方向赶来驰援……
此时,解放军、武警、公安干警、民兵等二千多人,已将河东、沟溪与常山交界的10平方公里内围得水泄不通。
四名暴徒被包围在军、警、民筑成的铜墙中,真是插翅难逃了!
“那天早晨,我开门一看,外面是望不到头的军车,屋前屋后的?#35828;?#37324;,站满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官兵。这场面只有在电影里看见过。”76岁的陈?#20960;?#32769;人回忆起当年的情形时这样说。

终结罪恶
1984年元旦,白天 沟溪乡政府

一场围歼持枪暴徒的战斗打响了!
四处都是一双双警惕的眼睛,一支支瞄准的枪口。
前线指?#30828;?#39318;长决定,按原定方案,先用政治攻势。
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被包围了,赶快放下武器投降……”暴徒听到鸣枪喊话声,方知已被重围,插翅难逃了。
“跟他们拼了。”“哒、哒、哒”困兽犹斗的暴徒端起冲锋枪对着沟溪乡卫生?#22909;?#23556;。
暴徒拒不投降,政治攻势没?#20982;?#25928;。
“用催泪?#21658;埂?rdquo;指?#30828;?#20934;备启动第二套方案。
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,暴徒藏身的地方,正面对着大桥,后面紧挨着民房,东邻乡卫生院,西面是一口小水塘,三面都处在冲锋枪的射程内。
而暴徒手中的“56式”冲锋枪,每分钟可扫射90—100发子弹,杀伤力极大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,指?#30828;?#25918;弃了第二套方案。
“哒、哒、哒”军警加大火力猛攻,暴徒们抓起屋内的油毡、棉?#27426;?#22622;窗口,?#27827;?#39037;抗。
时间,一分一分的过去。
  “用炮打!”中午1时,指?#30828;?#19979;达最后命令。
埋伏在西侧水塘边的武警二支队机炮中队的官兵迅速的投入了战斗。班长冷言平,屏住呼吸将炮弹填入炮?#30149;?ldquo;轰隆”随着一声巨响,炮弹准确地落在小店西面墙上,将土墙掀开了一个大洞。接着,又有四发炮弹穿过墙洞落在了小店内。
顿时,机枪、冲锋枪子弹暴雨般的?#33322;?#24215;内。
顷刻间,屋内枪声嗄然中止。
硝?#36538;?#23613;。解放军、武警战士?#40644;?#20914;进店内,在断垣残壁中,翻出了四具暴徒的尸体
在清理现场时,市局的民警收缴了二支“五六式”冲锋枪、四支“五四式”手枪和两百多发子弹。从熊南平的身上搜出了四张去温州的汽车票和一份戳着血指印的“投敌书”。
  “报告刘部长,4名暴徒已被全歼,我无一伤亡。”张秀夫疲惫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。
  “好!好!好!秀夫同志,请代表我向全体参战的解放军、武警官兵,公安干警和民兵同志们表示?#34892;唬?#24182;?#20081;?#20146;切的慰问。”数千里之外传来?#21335;?#35759;,让公安部长刘复之如释重负。
“干得漂亮!”捷报传来,省委书记王?#20960;?#26159;拍案开?#24120;老?#19981;已。
现场搜出的“投敌书”未标题-4.jpg
暴徒被歼灭了!现场响起?#40644;?#27426;呼声,村民们从四面八?#25509;?#21521;沟溪桥头。
突然,令人震惊的一幕出?#33267;耍?#22825;空豁然开朗,太阳挤出厚厚的云层,露出了久违的笑靥。
当地的老人们说,那是?#33125;?#26174;灵。

后记
1984年1月,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杨国宪、周进才为革命烈士,同年4月,公安部追授杨国宪、周进才为全国公安系统二?#38431;?#27169;。
周友根也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?#38431;?#27169;称号,1987年底,当选七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衢州市公安局荣记集体一等功,受到公安部通令表?#33579;?#24182;奖励?#26412;?#21513;普车一?#23613;?section class="Powered-by-XIUMI V5"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padding-bottom: 0px; widows: 1; text-transform: none; text-indent: 0px; margin: 0px; padding-left: 0px; padding-right: 0px; font: 16px/25px 'Helvetica Neue', Helvetica, 'Hiragino Sans GB', 'Microsoft YaHei', Arial, sans-serif; max-width: 100%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white-space: normal; letter-spacing: normal; color: rgb(62,62,62); word-spacing: 0px; padding-top: 0px; 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 0px">
(本文部分情节参考了裴永进《我第一次坐军用飞机》、于杏生《鲜血染红的奖章》一文,在此谨表谢意!)

供稿:衢州广播电视报 记者  刘剑
如需转载,请注明:来源于衢州广电传媒


微信公众号:常山信息网,欢迎关注

相关新闻

    无相关信息
编辑:
分享到:
用户名 密码: 匿名发表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常山信息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1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
天津快乐10分开奖查询